首页 曲艺 评剧 打金枝(评剧)曲艺
打金枝(评剧)曲艺
作者:筱俊亭
播音:筱俊亭张晓梅郭爱李彤
类型:评剧
状态:连载中...
时间:2019-04-26
公主:侍儿们,驸马今日接待宾客,想必劳倦,不免宫门挂起红灯,也好让驸马早些回宫。 宫人们众:公主~ 公主:宫门挂起红灯,等驸马回宫,摆宴伺候 宫人们众:是~~ 郭驸马:酒席宴前受了气,去找贱人论高低,来到宫门用目取。只见宫灯挂的齐,不见宫灯不有气,看到红灯我恼心里,怒冲冲将红灯来打碎。怒气不惜闯进宫里。 公主:头上戴珍珠冠凤凰展翅,身上穿八宝龙凤衣。我的父他本是当今皇帝。升平我本是金枝玉叶驸马的妻。今晨汾阳王寿诞之日,驸马清晨早起就把宫离,我有心过府把寿拜,我是君他是臣,怎能够以君拜臣坏了规矩。适方才命太监红灯挂起,等驸马回宫大摆宴席。 太监:禀公主,宫门外的红灯被人打碎了 公主:啊?是哪个大胆将红灯打碎? 太监:就是... 驸马:就是我 公主:侍儿们, 宫女众:是 公主:去将红灯挂起,让驸马行君臣大礼 宫女众:是... 驸马:哼! 公主:啊、驸马,不知是哪个文武大臣得罪与你?告诉为妻,我奏于父皇,看他们哪一个这个大胆 驸马:就是你...今日我父寿诞日,难道贱人你不知?你父母怎样教训你,就不知道堂上公公厨下媳,你为何不与我父去拜寿? 公主:原来为此啊。这个理你可挑不的,我不去拜寿自有道理 驸马:你有什么道理? 公主:你听 驸马:你说 公主:你听 驸马:你讲 公主:你听呐! 驸马:你讲啊! 公主:谁不知我是万岁跟前一金枝,鸡蛋里挑骨头你可缺理。说什么堂上的公公厨下的媳,升平女我不是那民间的女,这个理你可质问不的,我比天来你比地,我比凤凰你比鸡,盘古之今一贯的理,以君拜臣没有这样的规矩。 驸马:听她言来更有气,贱人说话把人欺,谁比天来谁比地,谁比凤凰谁比鸡,我今要打你这皇家的女,我看你天有多么大,你这凤凰怎样飞,漫说你是金枝女,就是你父的江山也是,我郭家父子南征北战,东挡西杀挣来的,越说越闹越有气。不给你厉害你不知,恨不能一拳打死你,找打 公主:怎么你要打我,给你打,给你打,你倒是打呀!谅你也不敢呐! 驸马:看你能把我怎的?【给了公主一嘴巴】 公主:你.你.你.你还真打我啊!你..你..你就把我打死吧! 驸马走后... 公主:我可受了委屈了哇!        公主:这样的委屈我可不受,去找父王诉速屈,头上凤冠全打碎,回身再扯龙凤衣 皇上:孤做江山非容易,全凭着文武臣扶保社稷,安禄山反唐兵马起,他要夺孤王锦绣华夷 皇后:多亏太白学士李,聘请来保国的大将,名叫郭子仪,老皇兄为江山设下欠条妙计,才斩了安禄山尔的首级 皇上:孤见人头龙心喜 皇后:在金殿把他的官职提 皇上:要封他汾阳王一位千岁 皇后:把咱的金枝女,就许他做了儿妻,今日本是他的寿诞期,咱赐他寿帐寿礼送宴席 皇上:命宫娥忙把棋盘摆 皇后:咱君妃二人下盘象牙棋 公主:升平女在宫中受了屈,父皇母后。我可受了委屈了哇。 皇上:一见皇儿面带气 皇后:因何故她进宫来哭哭啼啼 皇上:头上凤冠全打碎 皇后:扯碎了八宝龙凤衣 皇上:哪家文武得罪了你? 皇后:快于父皇母后提 公主:升平女见亲人放声大哭哇。 皇上:啊,皇儿,不要哭哭啼啼,坐下讲 皇后:是啊,皇儿,坐下讲 【侍女搬来椅子】 皇上,皇后:你们退下 皇上:啊,皇儿,为何啼哭,慢慢讲来 皇后:是啊,你慢慢讲啊, 公主:父皇啊,母后啊。【公主起身】 皇后:坐下慢慢讲 皇上:梓潼啊。今日皇儿那真受了委屈了啊! 皇后:是啊。受的委屈不小啊! 公主:尊父皇和母后哇儿今日可受了委屈.当朝中有一个小郭爱,他吃酒代醉把儿欺负 皇上:啊。梓潼 皇后:万岁。 皇上:驸马他不会饮酒,怎么会把皇儿欺负? 皇后:也许是驸马新学的吃酒吧,啊,皇儿,驸马招亲时候不会喝酒啊! 公主:驸马招亲时是不会吃酒,招亲后,他今日一杯,明日一盏,他,他就会吃酒了嘛! 皇后:驸马他吃不吃酒,又能把皇儿怎样啊? 公主:今晨汾阳王寿诞之日 皇上:啊,皇儿过来 公主:父皇 皇上:今日汾阳王寿诞之日,为父我被下寿礼一份,你可曾见着? 皇后:是啊,皇儿 公主:皇儿。没见。 皇后:啊?没见? 皇上:你到哪里去了? 公主:儿我啊, 皇上:你怎样? 公主:在宫中 皇上:做什么? 公主:与那宫娥们 皇后:威风去? 公主:与那宫娥一同玩耍,未把宫门出 皇上:啊!今日你公父寿诞之日,你不去拜寿,是何道理?梓潼啊 皇后:万岁 皇上:咱们还是不要同她说话了 公主:母后 皇后:你个不知礼仪的奴才 公主:啊,一来没有父皇的旨意。二来母后并没准儿臣。儿哪里敢去嘛! 皇上:啊?孤没听过拜寿还需孤的旨意 皇后:是啊。你失了礼了啊! 公主:为什么说皇儿失了礼仪?看起来您二老是真糊涂。多亏您还是人王主,就不知以君拜臣从古所无? 皇上:这也到是啊。论国法这寿啊,倒是拜不得 公主:本来是拜不得嘛! 皇上:嗯、论家法,人家是公父,你是儿媳。理当前去拜寿哇 公主:拜不得 皇上:嗯。拜得 公主:拜不得 皇上:拜得的! 公主:拜不得! 皇上:好好好。去和你的母后去讲吧! 公主:哼!【又装笑脸】 公主:啊,母后。汾阳王寿诞之日,你说,皇儿我是拜的滴,还是拜不得? 皇后:论国法,是不该去拜。但论起家法,人家是你的公爹,你是人家的儿媳,理当前去拜寿 公主:拜不得! 皇后:拜得 公主:拜不得! 皇后:拜的! 公主:拜不得,拜不得,。拜不得嘛! 皇后:你莫要啼哭,你说拜不得就拜不得么! 公主:啊,母后,你去和我父皇去说,就说拜不得! 皇后:我吖?我可不去呀! 公主:诶呀,母后 皇后:哎呀,叫我就把你惯坏了 皇后:啊,万岁,汾阳王寿诞之日,你我的皇儿。不应当去给他拜寿 皇上:你为何也这样讲话吖! 皇后:你听听,不行啊! 公主:诶呀,母后 皇后:啊,万岁。你就说拜不得。让她不哭,就是了哇! 皇上:怎么?我说声拜不得。他就不哭了? 皇后:是啊,他就不哭了。 皇上:嗯,好好好。拜不得,拜不得,你让她不要哭了、 皇后:哎,皇儿,不要哭了,拜不得,拜不得 公主:拜不得? 皇后:嗯。拜不得! 公主:父皇,拜不得? 皇上:嗯、拜不得! 公主:哼!本来是拜不得嘛! 皇上:是啊,这世上哪有儿媳向公爹拜寿之礼啊!哈哈 公主:哼! 公主:母后。拜不得 皇后:嗯。拜不得 公主:拜不得我就不哭了! 皇后:嗯。莫要哭了 皇上:莫要哭了、 公主:拜不得,我就不哭了! 皇后:您看,她就不哭了吧? 皇上:嗯、【皇后偷笑】 公主:父皇 ! 皇后:怎么又哭起来了? 皇上:怎么又哭了? 公主:他不容孩儿说句话。抓住孩儿瞪眼珠,头上凤冠全打碎。三把两把扯碎衣,他将儿上用拳打,下用足踢,头脸不顾。孩儿我今日可受了欺负、 皇后:万岁。驸马可是了不得了。竟然打起你我的爱女,这可了得! 皇上:梓潼,你去看看,是青伤还是红伤,若是有伤痕,上了殿后,我定为皇儿出气、 皇后:带我看去 皇后:啊。皇儿,当真打了? 公主:当真打了 皇后:果然打了? 公主:果然打了! 皇后:让母后看看伤痕,若有伤痕,顶让你家父皇与郭爱定罪,为皇儿出气。 公主:哎呀,母后哇。那驸马将儿臣打的浑身上下据是伤痕。诶呀,这伤痕可是疼痛的很啊! 皇后:皇儿啊,快让母后看上一看呐! 公主:母后啊【小声到:】就是不让您看 皇后:啊?我啊!我是一定要看 公主:你一定要看? 皇后:是啊,我一定要看 公主:母后来,【附耳低语】 皇后:哦,没有伤啊 【公主指着皇上】 公主:有伤啊,有伤 皇后:啊,万岁,驸马真是了不得了。竟然将你我的女儿,打的浑身上下,上下浑身 皇上:怎么滴? 皇后:她说有伤,我也没看见呐! 皇上:哈哈。你啊,什么事情也办不好哇! 皇后:办不好啊,我就不办【偷笑】 皇上:你坐一旁,啊,皇儿,过来 公主:父皇 皇上:来让我看上一看,若有的伤痕,上了金殿,待我向皇儿出气啊! 公主:父皇。方才母后看过了,父皇就不要看了! 皇上:我是一定要看! 公主:怎么?您一定要看? 皇上:伤痕在哪里? 公主:那你就看,看,看 皇上:一点伤痕也无有 皇后:一点伤痕也无有啊 公主:有伤痕,有伤痕,有伤痕嘛! 皇后:嗯横...! 皇上:嗯哼!~ 皇上:大胆的奴才进的宫来,道起谎话来了。 皇后:大胆的奴才进的宫来,道起谎话来了!该打! 皇上:哼! 皇后:哼! 皇上:就是你把她惯坏了 皇后:怎么是我贯的?我看都是你惯的【笑】 皇上:哦?我惯滴?我能把她惯成这个样子么? 公主:父皇 皇上:嗯哼! 公主:母后 皇后:走开。 公主:母后 皇后:走开! 【公主像皇上撒娇,却被皇上用扇子打了,公主却不小心踩到了椅子,怒打椅子】 公主:父皇啊! 皇上:哼! 公主:母后哇! 【皇后给公主擦泪水】 公主:他言说父皇的江山,因何而起?是郭家父子,南征北战东挡西杀,血染江场十大汗马功劳,费劲新机才挣来,唐氏的天下一统华夷 皇上:哼,你夫妻争吵,孤王的江山来了 公主:他就是这样讲滴! 皇上:他就是这样讲的? 【皇后拉公主】 公主:他就是这样讲滴嘛! 皇后:啊,万岁。 皇上:啊,这江山,本来是郭门父子挣来的嘛、哈哈 皇后:搬弄是非【公主瞪皇后】 公主:父皇。这个江山是先王留下滴 皇上:这江山是先王留下的,若是没有郭家父子东挡西杀,哪有今日的太平啊!这江山是郭家父子挣来的 公主:留下的 皇上:挣来的 公主:留下的 皇上:挣来的 公主:留下的,留下的,留下的嘛! 皇上:嗯哼! 公主:【哭】父皇呐!您看那小郭爱多么跋扈,他把儿欺负的鸡犬不如。尊父皇您给儿做主哇,若不杀【突然捂住口,皇上看着公主】不把他治罪,儿的气不出。 皇上:听罢言来知底细。原来是皇儿失礼仪,郭家功高无人比,全凭他父子保华夷,我若治罪小郭爱。恐怕冷淡了郭子仪。我若不治罪小郭爱。皇儿撒娇她不依 皇后:你不去拜寿就是无礼 皇上:啊,梓潼,皇儿讲话有道理打金枝如同把君欺。 【公主听言来心欢喜】 皇上:叫内侍与孤催撵上殿去,孤上殿我杀了郭爱 公主:什么?什么什么? 皇上:我刮了郭爱 公主:什么?什么?母后【又要啼哭】 皇上:好于皇儿大报冤屈 皇后:万岁,劝万岁您莫要动真气,妾妃有话把本提,汾阳王今晨寿诞日,七子八婿摆宴席。一对对小夫妻来贺喜,唯有驸马独自一,公主撒娇不肯去。驸马他也未敢提。就引起了众兄嫂,闲言碎语直说的,驸马红面皮,驸马难堪回宫去,质问的公主她那羞容激,她说她是金枝女,不能像臣子把头低,她撒娇使性不说理。藐视尊亲她把人欺。只欺得驸马他火性起,人家夫妻争吵是常有的,你不能光听女儿她一面的礼,隐瞒过错她把那事非提。别说那驸马无有罪,纵然有罪也斩不得,况且说你做江山谁保你?少不得郭家父子定社稷。你今不把别的看。你应当念咱的老亲翁,为咱的江山东挡西杀,南征北战费劲了心血,年迈苍苍不如意,你消消火吧你快压压气,哪有这岳父大人要杀门婿,也只好做撵上殿去,把驸马莫要杀 皇上:杀了他 皇后:把他的官啊 皇上:革掉 皇后:连升三级 皇上:梓潼说话无有道理,他不该把我爱女欺 皇后:还是你自己去讲把 皇上:越说越闹越有气,我到金殿,我见了小郭爱,我剥了尔的皮 公主:走上前来拉龙衣,讨声尊父皇细听仔细,你打他骂他都可以,千万万不可斩他的首级 皇后:谁叫你搬弄事非 公主:儿本是父皇金枝玉叶女,其实驸马他的,也是皇儿心有气,进宫见父皇诉诉委屈,父皇一听心有气。定要将驸马的首级,我的母后纲常大礼相劝,有孩儿心一想也使不得。您将今日将驸马的头斩去,又恐怕冷淡了公父郭子仪,又恐怕文武臣纷纷议议,又恐怕说君王把臣欺,又恐怕失去了君臣之意,况驸马您叫他救驾功劳第一,为君的必须有那容人之以,为岳父杀门婿古今甚稀。您今日就准了我的母后言语,上殿去将驸马的官升三级,我的公父一见心欢喜,他必然赤胆衷心保华夷,漫说驸马说儿几句。他纵然打儿几下又怎能的。 皇上:嗯?嗯?嗯?【笑】 公主:一来是驸马吃酒代醉生了气,二来是少年夫妻争吵,我们二人玩耍在宫里,父皇当真要把驸马斩,撇下儿我 皇上:怎么样啊? 公主:撇下儿我的终身, 皇上:问问你的母后怎么办啊? 皇后:我... 公主:孩儿我成了少年的寡居。 皇上:你带皇儿后宫去,你把尊亲之事细对他提 皇后:叫皇儿,咱们后宫去。我给你换件龙凤衣 公主:【连对皇后伸出3的手指】 皇后:走开了哇 【公主像后宫走去】 皇上:哇哈哈哈哈 皇后:你可吓坏了我啊!【转身离去】 皇上:我杀郭爱是假意,她母女在宫中着了急。内侍摆驾金殿去 【汾阳王绑子金殿去路上】 汾阳王:奴才!骂一声小奴才细听仔细,曾记得安禄山起下反义,他要夺唐王爷的锦绣华夷,对亏太白学士李。才将咱父子调回朝,唐王爷在金殿传下旨意,命为父拎人马前去争西,两军阵设下了千条妙计,才斩了安禄山儿的首级。唐王爷见人头龙心喜,封为父汾阳王儿招国婿,招东床那一时不称你的意,你不该进宫招惹是非,打金枝儿犯了灭门罪,儿来看,连累父年迈苍苍跟你受屈 郭爱:父王哇,口尊父王莫要生气,细听孩儿细说仔细,今日您老寿诞日,众兄嫂拜寿在宴席,一个个成双又配对,唯有孩儿独自一 郭子仪:金枝玉叶不称儿意 郭爱:要娶娶个民间女,金枝玉叶她比我欺,宫门上挂红灯,儿才敢进去。无事不敢进宫里,进宫先得行君臣大礼,夫妻情长然后提,儿本是好汉英雄体,岂容他累次三番把我欺,一怒打了皇家女,纵然犯王法儿要打的,九龙口去见唐天子,任他杀任他剐死不把头低 郭子仪:奴才讲的都是理,到叫老夫无有说的,儿不怕死? 郭爱:不怕! 郭子仪:武士们 武士们:有.... 郭子仪:武士们绑奴才金殿去。 皇上:龙凤阁内更换朝衣,足登金阶龙帘卷起,快宣那汾阳王郭子仪 太监:遵旨,万岁有旨,宣汾阳王上殿呐! 郭子仪:遵旨 郭子仪:奴才,一霎时将奴才绑上金殿,为拜寿儿不该打了金枝,上殿去儿要叩头。父我请罪,不知唐王依不依,倘若唐王问儿你 郭爱:那我说些什么? 郭子仪:吃酒待罪打金枝,父好救你 郭爱:我也不会吃酒哇! 郭子仪:哎!奴才真是个孩子气,这两句言语不懂的,汾阳王撩袍忙上金殿【胆战心惊上金殿】 郭子仪:跪下!【郭爱跪下】 郭子仪:臣本是代罪郭子仪 太监:汾阳王见架【郭子仪下跪】 皇上:孤在金殿用目取,在殿下跪的郭子仪,孤王欠身离龙位,搀起了老皇兄莫把身屈【郭子仪起身】论国法我为一君你为臣,论家法你我本是儿女亲戚,我的老皇兄,从今后你见孤王莫要下跪,你我二人并肩行,用袍袖掸掸金角椅,老皇兄落座好把话提。 郭子仪:谢万岁【皇上做到龙椅上,郭子仪落座金角椅】 郭爱:绑坏了.. 郭子仪:嗯哼! 皇上:明知绑的小郭爱。假做不知问仔细,问皇兄 郭子仪:嗯 皇上:不知殿下绑的是谁家子?一本奏与孤王知。 郭子仪:万岁,臣绑滴不忠不孝小郭爱,不该打了玉金枝,臣替我主传旨意。武士们~! 武士:有... 郭子仪:将奴才推出午门斩首级, 【郭爱吓的跌倒在地】 皇上:慢慢慢。。。漫说你把皇儿斩,绑坏了身体王不依。袍袖一掸武士后退 【郭爱顿时活跃起来】 郭爱:下去,下去!【太监给郭爱松绑,皇上走到郭爱面前】 皇上:上前去搀起了王的门婿, 郭爱:多谢父皇。 皇上:你夫妻争吵孤不怪,你不该把我的江山提,论国法本当将儿斩、 【郭爱吓的脸色变】郭爱:父皇啊! 皇上:王斩门婿我舍不得 【郭爱哭道】郭爱:父皇... 皇上:叫内侍你把驸马带下殿去,你与他更换官衣连升三级。 郭爱:多谢父皇!【转身对汾阳王拍衣服,得意】 郭子仪:嗯哼! 皇上:皇儿下殿去与皇兄说仔细,少年夫妻多和美,夫妻争吵是常常有的、有道是清官难断家务事,年迈的人休要管他们少年的夫妻,漫说下旨将他斩,吓坏了驸马王我不依,哈哈哈 【郭爱进殿下跪】 皇上:皇儿平身,莫要下跪近前来。听父皇封儿的官职。孤封你金锁候,在朝内赤胆忠心保华夷,免死金牌赐予你。满朝中文共武不敢把你欺, 郭爱:【接过免死金牌】多谢父皇。 皇上:漫说满朝文共武,你的父犯了罪 郭爱:那也要管。 皇上:嗯?那可管不得。 郭子仪:哇哈哈哈哈哈哈 皇上:皇兄无事下殿去,散朝后叫公主与你赔礼去 郭子仪:谢万岁。好个有道的唐天子,不斩奴才官升三级,一来是老夫功劳大,二来老夫白了须,施罢一礼忙下金殿。 郭爱:送父王 郭子仪:儿啊!为父言语记在心里,从今后你要挣口气。且莫要在宫中招惹事非,唐王爷他这样疼爱你,更应该赤胆忠心保华夷,哈哈 郭爱:送父王 皇上:内侍摆驾后宫去,到后宫拜见你那岳母去 太监:摆驾回宫啊! 公主:母后... 皇后:劝皇儿你莫要哭哭啼啼,尘世上哪有爹娘不疼闺女,即出嫁就该懂人情大礼,若不然人家说你不懂得礼仪,母后我说的话你说对不对? 皇上:带驸马到后宫下了龙车 郭爱:父皇请 皇后:你瞧,驸马也来了 皇后:万岁 皇上:啊,梓潼 公主:参见父皇 郭爱:参见母后 皇后:免礼 【公主对郭爱摆架子】 【郭爱对公主显摆免死金牌】 【公主一看无话说,面装高傲】 【皇后与皇上偷笑】 皇上:啊,梓潼,你劝皇儿的气怎么样了? 皇后:皇上,皇儿的气啊,越发的大了。驸马呢? 皇上:驸马的气啊!也是不小啊! 【公主偷看驸马】 皇后:这可如何是好哇? 皇上:他们个少年夫妻是个和美之事。你劝皇儿, 皇后:您劝驸马 皇上:请 皇后:请 皇后:啊,皇儿,这个少年夫妻是和美的,你莫要生气。去吧 皇上:啊,皇儿,这个少年夫妻是和美的,你莫要生气,去吧。 【两个人走到一起】 公主:儿我不去 驸马:我也不去。 【皇后又去劝公主,皇帝又去劝驸马】 公主:我来问你,你进宫来是干什么来了? 驸马:那你进宫是干什么来了 公主:你进宫是干什么来了? 驸马:你进宫是干什么来了? 公主:呸呸呸 皇上:你们这两个奴才,都把我们二老气坏了。 【二人又走到一起,只差半步之隔,二人又瞪着对方,往回走。从后面搬坐各做一边】 皇上:一个扭东一个扭西,开言骂声升平女 【公主离座起身】 公主:啊,父皇,您说上了金殿杀了他,却将他领到后宫取笑皇儿? 皇上:杀他是假的我骂你是真 公主:为什么?尊母后给儿出口气 皇后:你可知岳母娘更疼门婿 公主:疼门婿您就不疼您的亲生女? 皇后:问驸马因何故打我的闺女 皇上:叫驸马上前去和他们去讲理 驸马:我打金枝犯罪的 公主:犯罪就该杀了你 皇上:先论家法,国法先别提 驸马:论家法我父也是你的父,你不去拜寿就是少规矩 公主:盘古至今一贯理,君拜臣来使不的 驸马:论国法你是金枝女,论家法你是我的妻,问父皇她应不应该去拜寿? 皇上:他去拜寿是应该的! 公主:回头来尊母后给儿出口气 皇后:我若是提你出气,怕人家说我便疼我的女,父皇母后不疼我,他打金枝是应该的! 皇上:打的对来打的对 驸马:说遵旨,丈夫应该管教妻 公主:叫郭爱你不要洋洋得意,我不挂红灯不准你进宫去 皇上:孤传旨红灯免了去 驸马:哈哈,多谢父皇 公主:啊,父皇,这宫门上的红灯免不的 驸马:啊,父皇,这宫门上的红灯啊,要免去 公主:父皇,免不得 驸马:父皇,免去 公主:父皇,免不的啊 驸马:父皇,免的! 皇上:你说免的就免的 驸马:哈哈,免去了红灯我随便出入,看你还有什么主意 公主:你见我先行君臣大礼,我不说话,不准你起去 皇上:孤传旨免去了君臣大礼 驸马:啊。多谢父皇 公主:哼。你起来吧!啊,父皇这宫门上的红灯免了就免了去吧,这君臣大礼么,免不得 皇上:为何免不得? 公主:那是儿的威风,儿我要威风威风。 【皇上与皇后偷偷笑】 驸马:这宫门上的红灯都能免了,这君臣大礼么。也要免的。 公主:免不得 驸马:免得 公主:免不得 驸马:免得 皇上:你说免的就免的 公主:免去了君臣大礼,他更不怕我 皇后:夫妻们相敬如宾不讲怕的。 皇上:今后公主若得罪了你,上用拳打下用足踢,孤王不怪你 驸马:多谢父皇 郭爱:有郭爱来把话提,开言有意叫金枝,方才父皇传旨意,你要是得罪我,上用拳打下用足踢 公主:啊,母后 皇后:你可好哇打到我们深宫里...【皇上起身】来了 皇上:是啊 皇后:岂有此理 皇上:孤王虽然这样讲,你真打她王我不依,回身便把梓潼叫,上前去全劝一劝你的门婿 皇后:再宫院我领了万岁的旨,上前去劝一劝驸马爱婿,劝驸马你莫发少年的脾气,有母后爱女儿更疼女婿,我的女不去拜寿,怪她无有礼,你也不该吃酒待罪,你怒气冲冲闯进宫,上用拳打下用脚踢,要说郭门的功劳谁也不能比,你父的功高他定社稷,救了河东定河北,身经大战他争西齐,出了思名和庆绪,扫平大乱定华夷,虽然是你父的官高在王位,劳苦功高他不自居,你的父皇见你聪明他心欢喜,才将公主许你为妻,我的女自幼生在皇宫里,随我左右不分离,把她娇惯成性不知礼仪,我跟你父皇要是说重了她,她也不依,我养的女儿不给我争气,驸马担待这一回,常言道当面教训子,背地里无人再教妻,夫妻居家平日里,有事商量要慢慢提,可是你欺她来她也欺你,你们谁也不肯把头低,要是你尊重她她紧你,你们知疼着热才是一对好夫妻,我们当爹娘的看着也欢喜,也省的跟着你们着急,我说的这些话完全都为了你,但愿你们夫妻和美过白须, 皇后:劝罢了男,我再劝劝女。 皇后:叫一声不孝的奴才你要听个仔细,你的父皇见了子仪慌忙站起,你这奴才竟敢把他欺,比方说你的父皇寿诞日,驸马他不来拜寿你依不依?你想想人家你再看看你自己,这件过错是谁的?你撒娇使性你不知礼仪。进得宫来竟把那事非激,你仪仗你是个帝王的女,嫁到民间你就是民间的妻,你竟敢把你的公父看不起。你赶快回去叩头赔礼去,母后的言语是你要紧记,从今后你们二人要和和气气,我诉诉女儿劝了女婿,你们夫妻和美才是对好夫妻 【二人走到一起又冷哼后退】 皇上:啊,爱妃,咱们还是到后宫吃酒去吧 皇后:是,臣妾稍后就到 皇上:哎,爱妃。这样的女儿你还护着她做什么?【皇上对皇后比划着】 皇后:啊,是啊 皇后:我们俩要走了。你去与他讲话吧! 公主:母后,母后,母后 皇后:你个奴才【不料指到皇上】【引起皇上一阵笑】 驸马:恭送父皇 公主:母后,母后... 郭爱:少年夫妻争吵及时又段啊,待我去配上笑脸,这事就算了。 郭爱:啊,公主,我给你赔礼了 郭爱:哎呀,看她气的那样,我不与她一般见识,我再去赔上笑脸,此事么,也就好了, 郭爱:啊,公主我给你赔礼了【公主笑了,可是不甘示弱。故作生气】 郭爱:哼!找打。 公主:怎么?在这宫中你也敢打我,你打,给你打,你倒是打啊! 驸马:丈夫怎能舍得真打你。 公主:夫妻和美才是一对好夫妻
打金枝(评剧)曲艺是由筱俊亭张晓梅郭爱李彤”播音,作者筱俊亭创作的一部评剧类曲艺,所有章节都由网友发布提供,本站仅提供打金枝(评剧)曲艺的在线收听、打包下载服务。打金枝(评剧)曲艺中所描述的内容仅代表创作者个人观点,与本站无关!

版权声明:澳门新匍京娛乐城 欢迎您!!

免责声明:本站非常注重你的版权,如果有部分有声小说侵犯了您的版权请来信,本站会立即将其下架、删除,本站非常注重你的版权,如果有部分有声小说侵犯了您的版权请来信

rss sitemap管理信箱:aitindaseg5com#gmail.com